___敢问楽同学今天又死了吗?

秋楽。
所属No Name社团文组成员
热衷不定期死亡与不定期诈尸。
请多关照。欢迎勾搭。
人很话唠 不要怕 尽管来
喔唷 大门为你敞开

© ___敢问楽同学今天又死了吗?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杂话。

他有那样的一段过去。
他展开过去的信,曾经的甜言蜜语洋溢在昏黄的纸上,再次绘出了宛若桃花源一般的地方。
他看得清楚,那是曾经无比熟悉的臆想的家乡。那里没有现实的距离,那里没有周身的目光和苛责,那里没有年龄与身份的差距,更没有抛弃与离去。
如今谁都明白越幸福的才是最好的,过去那样追求疼痛的姿态,在如今看来却是无比让人感慨却怀念。
越是残酷,就越想寻求美好的东西。
他重新折上信,想自己过去究竟有多么幸福呢?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把信塞进信封,放回了落满尘埃的角落里,拧开水龙头冲掉了指尖沾染的落灰。

一个写手在飙车时的不完全心路历程

_(´ཀ`」 好痛 膝盖好痛 心好痛 啊 阿

酒昧:

躺在沙发上脑海中翻腾着一百零八个体位。


不行,我得写出来。


打开文档。


不能上来就脱裤子,先接个吻吧。


可又不能上来就接吻,先写个铺垫吧。


“今夜月朗风清——”


好的这段铺垫我给自己满分,让我看看写了多少字,什么这就已经三千字了?


我真厉害。


可是他俩为什么还不接吻。


好的我必须让他俩接吻了,再五百字就转入正题。


铺垫完成,让我看看多少字了,什么转眼就到五千字了?


我真厉害。


可是他俩为什么还不接吻。...

如何正确地通过评论勾搭画手

闲扯)论永远不要把话唠叽里呱啦的话太当真#
有什么难的 勾搭太太只有这几点:
匍匐式献上你的爱意
试探性供给你的脑洞
摆平自己的姿态 不要当着太太的面自卑 也不要自傲
当然你用这个卖可爱的话是自己的事儿 适可而止
然后
夸夸夸夸夸夸夸夸!怎么夸好听怎么来!怎么夸人家开心怎么说!怎么夸人家喜欢怎么讲!
然后最最最重要的*———
看不懂太太喜欢啥不喜欢啥 还想勾搭什么太太??亲爱的 你考虑回去重修吗 我给你提供资金 如何

蘋果餐:

請關愛鹹魚…………(攤


谷:



hhh请关爱咸鱼画手



rai:...




吃土(划掉)喝风少年只是悄悄地打开了自己的钱包低头瞅了一眼。
然后啪地一声沉默着关上了它。

不行!?无论如何我都要先码住啊啊啊!!!!!两脚乱蹬试图挣扎x

kirin产出小分队:

【由于lofter屏蔽掉了之前的po所以紧急重发】

文豪野犬摊位本子集中预售宣传来啦!

预售时间:4.9(周日)20:00,可以使用购物车合并下单~

预售链接:

【文本】

短篇合志《港口黑车》:戳我

《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》 :戳我

《人间》 :戳我

《污浊》+《成长之诗》+中也喵玩偶 二刷预售:戳我

【漫画本】

条漫本《星星糖》:戳我

【...

试图诈尸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相信所有人都认为她并不好看,因为我怀着窃取之心,背对着世人把蜷在她眼中的蛇抱走了,用体温与生命伊始的心脏将其包裹,融化掉凝固在骨肉里的彻骨寒冰。我总觉得我不是那愚蠢至极的农夫,直到白净的长牙刺进皮肤的时候,我看着那狡黠的蛇吐着蛇信子,眼睛里写满不屑与讥讽,一并泛着准备吃掉我的玛瑙绿色的幽光。在毒液交换出的丝丝血珠凝固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,连接了我们的血液与生命互相交融时,我才突兀的想起自己原来从一开始就接受了这样的结局。


于是我在力气褪下去之前,将蛇狠狠地掐死在我用灵魂为它准备的温暖怀抱里了。


我告诉蛇说我爱她。


所以我又说杀死我吧。

我会从你那里索取代...

意味不明。

她说,我连仇恨与嫉妒都忘记了。
所以我把她锁进了镀金的红底百宝箱中,扔进了大海里,像个海盗一样。
滚你的犊子去吧。我想。

“啊手好僵x打字超慢x”

“很冷吗”

“已经把窗户关上了w。”

“回到了冷冰冰刚展开的被窝里x”

“躺一会就暖和啦”

“其实我还想去看。”

“看什么?”

“看夜景。”

“夜景有什么?”

................…

“灯。各种各样的灯。”
“楼底下的小道在我看的时候经过了一辆面包车。”
“远处的立交桥上面车却没停过。”
“看到了一条穿街而过蹦蹦哒哒的狗狗。”
“能听到很远很远的声音。”
“对面小区门口的霓虹灯在闪着。”
“风向超级不稳定还很小。”
“对面的人全睡了。高楼上黑漆漆一片。不可能有我这种关着灯趴在...

横滨新闻】#震惊!!黑手党叛徒D先生竟然是青...

#震惊!!横滨黑手党叛徒D先生竟然是青...

据某黑手党内部知情人士透露,从横滨横纵一方的恶势力港口黑手党叛逃,与数名女士小姐维持暧昧关系,如今隶属于武装侦探社的风流D先生,其真实身份竟被爆出是青鲭精!多少花季少女为此以泪洗面,男默女泪的事实为何现在才被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!?.......


#劲爆!!传言D先生的死亡真相竟是回归自然时被恶意投毒!?

据某组织知情人员透露与目击者证实,昨日(xx月xx日)在海边有人目击到形如D先生的人影投海自杀!据目击者道,这并非第一次见到了,但之前都健康的回来了。只有这次一天之后这名青年的身体没有被冲回岸边!据调查,几日前海滨附近的一家工厂发...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本来想说我有多爱发刀,结果画风突转??突然搞笑?(具体原文见p2
艾特这个可爱的小姐姐@玖佰 

“芥川:这个叫太宰治的…是谁?

中也:是一条青花鱼”

哈哈哈哈笑到发疯——

*以上摘自今日横滨新闻(划掉

一生妓女。

她走过烈火灼烧后来到冰窖,在瑟瑟发抖中乘上诺亚方舟,她从贫民窟逃出来被所谓的温暖救赎,听见乌托邦的夜莺歌唱,长出了被虚伪爱情的甘露滋润过的狰狞藤蔓,开得娇艳美丽的玫瑰最后落入泥土,花瓣变成了灰尘的颜色,流水带走眼泪从她面前汩汩而过,蚂蚁开始搬运起她腐烂的尸体。

于是在最后,她终于学会了如何拥有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。

我想我的回忆结束了。

打火机的火焰如此轻易的就咬住了纸张的一角,进而开始疯狂地吞噬,放肆的舌尖竟然被我看出了嘲笑之意,那炭黑色的字迹都在黑褐色的残渣中消失,那汇聚了我千分之一的爱意的文字也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
脆弱得,不堪一击。

纸张燃烧的味道好像染上了瓷砖,将米白色的柔软熏得发焦——不,我想熏得大概是我的眼睛,它有点苦涩,于是擅自的分泌出了液体来滋润干涸。

我还看得到纸张上那正在卷曲着的,如荆棘一般缠绕住心脏的语言,汲取我的养分,可恶的吸收着本属于我的情感。指尖的温度滕升起来,红色的牙齿要咬住我撕扯,而我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放手。

——突如其来的茫然。

啊,啊啊。

这就是,我的爱情的最终下场吗。

——好吧,好吧,我...

1 / 6